您现在的位置:凤凰古城旅游网>>民俗民风

土家族——生产生活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www.i7fh.com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26日

四、生产生活
山地生产
    一到土家山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崇山峻岭,农民从早晨上坡,到天晚了还在山上;有的地方还有一些浓密的原始森林。到处是种包谷、土豆的早地,即是在山间河谷的小平坝上,稻田也少见。一些地方至今还采取广种薄收的方式务农;较偏僻山岭的农户,还在用“砍火砂”的方式耕山。“砍火砂”是过去我国南方少数民族的一种较原始的生产方式,也叫“畲田”、“刀耕火种”或“火耕水耨”。在1949年以前,土家地区“砍火砂”较普遍。
    鄂西于1985年还有7万亩坡地是砍火砂种的,五峰每年也有上万亩地砍火砂栽种。
    土家族的畲田,有本民族和地区的特点。每当春耕时节,住在山岭、山腰上的土家农民需要开荒拓土时,往往几户或几户人家成群结队地上山“打锣鼓”挖土。在原来已经把树木杂草都烧光的土地上,由“打锣鼓”的歌师指挥众人,有的打锣鼓,有的唱挖土歌,卖劲地开田。夏季,在薅包谷地或稻田草的时候,要打“薅草锣鼓”,唱“薅草歌”;打锣鼓和唱山  歌,是与土家长期从事山地劳动分不开的。古代土家就在武陵山支脉一带开荒种地,由于林密山高,人烟稀少,野兽成群,危害庄稼,为了驱赶鸟兽,土家人就打锣击鼓,边唱边干活。同时,有节奏的歌声,也起着鼓舞劳动热情的作用。由于鼓、锣声传遍山谷,再加上歌声,所以热烈欢快的劳动气氛浓厚。长期如此,就形成了传统的边敲锣、边打鼓、边唱歌、边芍动的生产习俗。锣鼓响一阵后,歌师领唱道:“太阳出来坡背黄,薅草人儿忙又忙”。众人就呼应相合:“打闹锣鼓震天响,薅草薅过几道梁(山脊)。打锣越打声越响,山歌越唱心越亮,你追我赶不落后,追到太阳下山岗。”他们在山区干农活要打锣鼓、唱歌,已成为传统的习惯。他们在生产上带有原始的互助性质,一个村子几家、十几家一组,家家都来赶锣鼓。各乡有自己的乐调,所以有“薅草锣鼓不出乡,乡乡各有各自调”的民谚。
    土家族先民在历史上就是善于狩猎的能手,自制的木弩药箭,射杀群虎,十分著名。狩猎一直是他们的主要副业,狩猎所得兽脚,是土家祭祖的最好供品,虎皮、麝香是过去向皇帝进贡不可少的贡品。现在他们仍擅长狩猎、驱兽和护林,确保庄稼丰收。平时,土家有的独户或三五户邀约进山狩猎,叫作“赶仗”,捕获的多是山鸡、锦鸡、野兔、野猪、香獐、麂子等飞禽走兽。土家人每当包谷成熟或看守山上猪圈、牛栏的时候,便在山上搭一个茅草棚藏身,以便驱赶野兽。
    打野猪、捉猴子、捕雀鸟,他们都有一套巧妙的方法,特别是每年的农闲时节、大雪封山的时候,农户往往结伴人山进行“围猎”。进山以前,先要举行祭猎神和祭枪的仪式,然后镇)的容阳土王官内,有一条青龙被贬、在被雷劈死后,葬身于龙泉井;井旁是贝锦卡(即土家)人开辟的威风台茶山。山下住着一家茶农叫向长生,他有个美貌的女儿叫茶姑,他们不仅会种茶,还有制茶的好手艺;父女以茶为业,相依为命。每到清明前后,新茶开园时节,他们采来新茶,用锅炒、手搓、脚踩,制成了上等绿茶。田土王用烧开的龙井水,冲泡土民进贡的绿茶,茶的香味飘得好远好远。有一年,这种茶香气,冲到了武当山上正在品神茶的太乙真人的鼻子里,他便派白鹤童子下凡,寻觅茶香来自何方,还要他把这种制茶本领学到手。白鹤童子东奔西游,好不容易才得知产地就在威风台下的向长生家。他在龙井旁边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年轻茶农,直赴向家,硬要拜向长生为师学艺,向长生看白鹤童子诚恳肯学,也就收他为徒。谁知这事被田土王发现了,就派心腹舍人覃疤子来到向家问罪(因为当时有蛮不出境,汉不入峒的禁律);覃疤子见白鹤童子的神力过人,硬来是敌不过他的,于是说:“你进贡的茶,若是泡在茶碗里能现得出白鹤来,就可让你在这里制茶为生。”白鹤满口答应,才把覃疤子打发走了。白鹤便将向师傅学到的全部手艺都使了出来,制成了香喷喷的绿茶,第二天,他们三人就拿这种茶去土王宫,用龙井开水冲泡敬茶,田土王揭开茶碗,一股清清的茶香扑鼻而来,在浓浓的热气里,有一对白鹤飘然而立,把土王都看痴了,他呷了一口茶,大叫“比桂花茶香十分,比蜂糖茶甜十倍,真是好茶、好茶。”土王正想要品尝第二碗之际,发现向长生等人已走出宫门。白鹤童子在学艺期间,与茶姑发生了爱慕之情,但是,被覃疤子发现后,就向向长生索要18挑茶叶的债,如果还不清债,就要用茶姑抵债,企图拆散白鹤与茶姑的关系,但是目的没有达到。覃疤子又设计,趁端阳节他俩在龙井旁举行婚礼时,害死白鹤,以实现土王霸占茶姑的阴谋。因此,他俩在结婚时,被推下了白鹤井。茶姑每年在端阳节就飞回来,歇在八峰山上,于是,桑柘坪就成了鹤峰城;鹤峰也不愧是“茶叶之乡”。这个传说说明,土家族有种茶、制茶的先进技艺,为丰富各族人民生活做出了贡献。
    石柱、利川都是全国种植黄连的主要县份,利川县鱼龙乡木场沟流传着土家拜黄连的传说:在七百多年以前,离木场沟几十里远的山沟里,有一户姓陶的土家人,一天,他家来了一个采药人,恳求在那里住上几天,就地采些药材。采药人离开的时候,送给陶家一把比油菜籽还要小的药种,告诉主人它的名字叫黄连,长起来后远看是蔸草,近看像根蒿,只要人识别,一定会翻俏。陶家靠这把黄连种子,年复一年地栽培下去(一般三至五年才能收获),收了很多黄连,后来变成了“富食郎’(富裕户),这个地方也被人称作“黄连沟”。后来,陶家的几个姑娘出嫁他乡,带走了种子,其他地方也学会了种黄连。木场沟的土家人从那时起,世代相传种黄连,这也是他们致富的传统门路。
    土家人大多数生活在山区乡村,居住在城镇的人少.经商的也少。过去,土家地区民间进行交换的场墟很少,1949年后,茶店子、野三关等较大的区乡,已有几家国营商店或供销社。但有的人还有卖东西不光彩的观念;还有一些住在山坳里的土家人连集市都没去过,更说不上事商了。

山地生活
    现在,从表面上看,土家人的服饰似乎与当地汉人的差不多,只有少数古代服饰残存的痕迹还隐约可见。但高山地区土家老人的穿着和保存的衣饰,不仅与汉人的大不一样,与苗族、侗族的服饰也迥然有别。
    土家人曾有过男女都穿短衣、着筒裙、赤足椎发,装束一样的阶段。大约在清代“改土归流”以后,男女的装束才有了差别;至新中国成立初期,除女子由穿裙改为穿裤子外,其服饰在200年间的变化不大。1949年前,贫富人家在穿着上的差异较大,1949年后,无大区别。
    土家妇女的头上,缠着7尺或14尺长的成圈形的墨青丝帕或布帕,上装为矮领、左衽大襟、大袖的麻质和棉质短衫,由自纺、自织、自染的土布缝纫而成。老年妇女喜欢青、蓝色的布衣,有的老年人也穿无领衣。中年妇女的盛装,多喜选用粉红色和蓝色的花衣(平时穿素色上衣,只在两衣角绣些花卉图案),女装的衣领高五分左右,上面有三条花带,叫“三股筋”,托肩在外,托肩外缘和外缘下的衣襟边缀上一条宽青边,边下再贴三小条等宽的五色梅花条,胸前钩花,袖口和衣襟上饰以小条花边。平时,妇女穿的上衣,有无领和矮领,长襟(长及膝下)和短襟两种,在一片素色的衫底上,托肩及衣襟边都压有另一颜色的布条。衣襟的左右角或一角,有的绣着小花朵,袖口也压上一条另色的布条。已婚育婴妇女的袖口较大,把衣袖卷上,方便幼儿吸乳。妇女劳动的时候,还罩上“围腰”。妇女的“八幅罗裙”,裙褶多又直,有的也绣有花纹,庄重大方;有的妇女穿大脚筒裤,离裤脚数寸处,往往滚上两三条五色梅花条或素色布条。
    土家女子在幼时赤足,长大了都穿自做的布鞋。过去,土家姑娘一般在八九岁就开始学做鞋,十一二岁即学绣花;谁的鞋上绣的花好看,谁就会受到邻里乡人的夸奖。
    妇女的首饰较多,且颇有特点。除了发髻上的银钗外,在着盛装时,还戴各种式样的金银发花和“灯笼”、“瓜子”、“单环’、“两环”等银耳环;胸前右衽扣上“银环”,在环上挂着八串银链,在链上系着银牌、银铃、银牙、银挖耳;手腕上戴手圈;手指上戴戒指。
    男子的装饰较简单,把头用青蓝色或白色的土布帕子缠成“人”字形;过去还在左耳上戴耳环,现已不多见。青年男子喜穿对襟短衫,钉上七对、九对、十一对不等量的扣子。老年男人常穿无领满襟短衣,过去还在短衫开襟的周围压素色布条,着“琵琶襟”服;在短衣外面套黑布单褂,俗称“鸦鹊褂”。男子多穿白布围腰和青、蓝布的大筒裤,在膝至踝上缠“布裹脚”(或称“裹腿”),耕作时多赤脚或穿草鞋,农闲或外出做客时,才穿青黑布鞋。
    过去,土家人多以渔猎、伐山和畲田谋生,以包谷为主粮,稻米为辅,近年来,以稻米为主粮的地区增多,但不少人仍以包谷、土豆、荞麦为主粮。主妇将包谷磨成粉,在火炕三角架上用锅甑蒸,或煮成包谷粉饭。永顺、龙山、来凤、鹤峰等地,多把米和包谷掺在一起吃;即用锅添水把少量的米煮开,再拌上包谷粉煮熟,焖好的饭又香又耐饿,叫作“金包银”饭。
    土家人平时吃饭,总爱把所有的菜都倒在锅里煮好,撒上辣椒、花椒、葱花、姜末等佐料,然后家人各盛上一碗,围着火炕吃饭。
    土家在节日或来了客人,喜用豆类做菜。他们往往在过年前,就将黄豆磨成浆;佐餐时,将豆汁烧开,掺进鲜青菜,煮熟就饭,土家把这种菜叫“合渣”(有的地方叫“懒豆腐”)。渝东南一带的土家喜欢把黄豆汁烧开,点成“豆花”,调上野胡椒和盐佐餐,称“豆花饭”,别有风味。
    土家户户都有酸菜坛和干辣椒,餐餐离不开酸菜和辣子。过去,贫困人家没有钱买盐,往往以辣椒调味。因他们引用的山泉水的寒气很重,常吃辣椒来温胃脾,以保健康,所以,土家有“辣椒当盐合渣过年”的民谚。
    土家人常以竹筒作槽,把泉水引入屋内饮用。在山野的路旁,他们往往依山傍泉搭上简易的“半厦”或“凉棚”,可供人稍事休息,又可饮水解渴、乘凉。也有不少土家在火炕边专设瓦罐煮茶,其茶味很浓,叫作“罐子茶”;有的土家善于将老茶叶粗加工而成“老荫茶”,用水煮开,色金黄,味醇香,少量饮用,可以振奋精神,喝多了会使人昏昏欲睡,所以土家有“饮茶亦醉”的民谚。
    平时,咸丰、来凤、鹤峰等地土家也喜欢做“油茶汤”。武陵山支脉的土家垦植的油茶籽树很多,在收获季节,不仅将在树上的油茶籽摘下,散落在地上的油茶籽也要捡回,榨成茶籽油食用。要喝油茶汤时,先将在炕灶上的铁锅烧红,用茶籽油炒茶叶,然后添水煮开,再加些芝麻、姜、葱、盐等佐料,便成为佐餐的油茶汤。有客人或过节时,土家还用油炸花生米、核桃仁、黄豆、米泡、包谷泡等,打上三四个鸡蛋,放人煮开的油茶汤内,称为“鸡蛋茶”,味道鲜美,颇有山村风味。湘西土家人喜欢吃炒米、糖果、团糤。“炒米”是先将糯米用甑蒸熟,取出晒干后,再用砂炒成米泡,称为“炒米”。食时,将炒米放在碗内,用开水冲泡,加入食糖,便可饮用。“糖果”是将炒米用熬化的饴糖团好,置于木框内铺平,其上撒些花生米、核桃仁和芝麻,切成块片,便成“糖果”。解放前,土家人还把它作祭祀的“供果”。“团糤”是先将糯米蒸熟后,置于一圆形的模具内,摊开晒干,便成为熟糯米团饼,用油炸了叫“团糤”,香脆可口;把它贮藏在坛内,以备自家吃和待客,或作馈赠品。
    过年过节,土家人都爱“打粑粑”吃,已形成一种传统的习惯。如鹤峰走马坪唐姓土家,必须打粑粑拜年。每年腊月二十七八,家家户户打耙粑,在做好的糯米粑粑上,用上好木头雕成的模子,印成各种各样的图案,成为“印印儿粑粑”。过了初二,女婿就要挑着粑粑去岳父母家拜年,大女婿要带“双龙闹海”印儿粑。拜年要送大粑粑,自家的小孩吃小粑粑。过年打的粑粑越多,越显示其家里富。湘西有的土家还兴五个粑粑合起“一搭”的规矩。
    土家还有“咂酒”的习惯。酒用糯米、包谷或高粱加酒曲酿成,用坛藏好;一般至少储存七八个月或一年、数年不等。饮酒时,将坛取出,冲上凉水,插入一支竹管,轮流吸喝,边吸边冲水,味甜又香。现在,石柱、咸丰等地仍盛行咂酒,其他地方的多数人,已用土碗盛包谷或大米酿成的浓度较高的烧酒。因为烧酒倒在碗里,冲起的泡沫经久不散,土家就把这种酒取名为“堆花酒”。土家人喜欢饮酒,没有下酒菜,也可喝上几碗。
    土家对亲朋好友到家,总是殷勤款待,进门一杯茶是少不了的。土家待客茶的种类较多,如果是贵客或长辈来了,要奉上鸡蛋茶,稀客、远客来了吃油茶,俗客常客来了吃清茶;正月待客吃米儿茶,九十月间吃菊花茶,喜庆酒宴吃糖茶。土家来了贵客或办喜事,往往都要办宴席庆贺。鹤峰、五峰、长阳一带一般分“酥扣席”和“砍剁席”两种。“酥扣席”有酥肉、扣肉、蒸肉等主要菜肴。“砍剁席”有盖面肉、炖肉等主要菜肴。“盖面肉”又叫“过桥肉”、“大块肉”或“大坨肉”,是肥膘肉切成厚实的肉片,摆成桥形,盖住莲花碗口,碗内是喷香的佐料、可口的精肉、排骨等。盖面肉有二两、四两甚至半斤的不等,一面显示主人大方好客,另方面也显示主人的富有;主人殷勤地给客人敬肉,客人不推辞,主人就感到无比的高兴。土家的宴席上,除了鸡、肉、蛋外,还以野禽、野兽的肉为“山珍”佳肴。贵客到后,主人常常上山行猎待客。他们在夏天,喝斑鸠、锦鸡汤解暑,秋天吃野猪、獐子、麂子的肉补身体,冬天吃野兔、野羊肉御寒。娃娃鱼和螃螃(棘胸蛙)都是溪洞生长可食用的“野鲜”,主人也常用来宴客。
    他们储存食物最有特色的是腌熏腊肉。武陵山区的土家人,家家每年都养“年猪”,养猪饲料的种类多,来路广。他们在腊月开始宰年猪,烘烤“腊肉”,先将鲜肉腌在缸内,经过用柏枝等阴火炕的烟熏后取出,高悬在居檐下有烟熏又通风的地方。做出的腊肉,肉皮橙黄,肉味美,有的保存数年不变质。土家总喜欢蒸煮“腊肉”招待客人。
    土家族住房的屋基都选择在高险的地方,这和土司时期的土人首领要依山、凭险抵抗来犯者有关。房屋的位置,多利用山形,“坐北朝南”或“坐南朝北”,既可以避风御寒,又能朝阳取暖。
    土家寨子往往是同族同姓,或同族的几个姓氏居住在一起。因此,土家地区的地名,不少是与当地的山形或姓氏有关。土家族聚居区何处是土家村寨,至少老年人都是一清二楚的。
    过去只准土官、土司用木头盖房,屋顶盖瓦,柱梁上镂刻各种花纹图案,连房屋盖多高,都有严格规定。土民盖的楼房只能有两层,每层高不准超过一丈零八,以和土王宫殿的高度严格区别开。一般农户只准用竹子、木枝、包谷杆等编织房墙,房顶上盖茅草,俗称“千根柱头落地”;草房又低又矮,屋内烧火,四边透风,在房外就可看见房内人的活动。土官盖房屋,全靠征派土民劳力;农户盖房历来都是换工互助。他们总要选在古历的初八、十八、二十八有八字的日期修房造屋,所以土家有“要想发不离八”的民谚。
    现在,土家地区的住房,一般多为“三柱四骑三间”或“五柱四骑三间”,木板作壁的木房,也有筑土墙的;六排五间、十排九间的大房子也有,但为数不多。湘鄂西土家是一栋三间的土屋,中间堂屋是祭祖和迎客的地方,左厢房是居室,右厢房有烧火煮食的“火铺堂”,内有一个火炕,又叫“火炕屋”。火炕周围用砖、石砌一炕框,在中央放一铁三角架为灶,煮饪食物;火炕上悬一木头烘架,以烘烤食物。有的在烘架上挂有可上可下的“冲担钩”(类似滑轮),既可挂物,又可挂壶烧水。有的人家在火炕周围铺上地板,供人坐卧;有的是在屋内用木板隔开,后面的小间供人下榻和收藏什物。他们的居处按辈分有别,男女分开,屋后有半拖檐或全拖檐,是用蒿杆围成的,可堆放什物或作厕所。
    土家人多数住的是干栏屋;有的是半边厢房的立柱悬成吊脚楼子,上面住人,下面是关猪牛的畜栏;也有在正屋的一侧或两侧相连处另修一个或两个吊脚楼子,上面是妇女织麻纺
线,做鞋刺花的地方,下面豢养牲畜,贮藏柴草。多数吊脚楼子的底层空着,不编篱围,有的砌石围圈,以防兽害。吊脚楼子上还有阳台,用木头栏杆围成。富户在杆栏和窗栏上镂刻花卉,造型古雅,别具风格。吊脚楼子避风寒,通气干燥,冬温夏凉,居住舒适。
    土家房前的墙上和吊脚楼子上,挂满了包谷坨或一串串的烟叶子。屋前都有一块较为宽广的晒场,在晒场外,往往垒石为墙。屋后的竹子茂密,是天然的围篱。这就是土家山村的幽美情景。
    1949年以前,居住在湘鄂渝黔交界崇山峻岭的各族人民,要互相往来,很不方便。因为人们赶集时,上山要走十几里,下山走十几里,甚至几十里,到了集镇稍逗留,就得往回走,所以有很多老年人,一生没有赶过一次集市,走亲戚的也很少。“对山喊得应,一走大半天”,他们多在逢年过节,才出去探亲访友。
    湘鄂山区交通十分不便,运输什物多用畜力,也靠人肩挑、背负。牲畜多是南方产的矮小川马、黄牛和骡,每头牲畜载重仅几百斤,在崎岖的山路上缓慢而行。
    人工搬运,多用竹编背篓、木制单轮车、长柄竹箕和木架制成的“马夹子”等。特别是使用背篓最为普遍,“人不离篓,篓不离背”,正是土家背负的真实写照。土家山寨的男女,上山割草打柴、收获谷物,全靠背篓运回家。1949年以前,他们挑谷子、背包谷的计算单位叫“运”;一“运”是120至140斤。土家妇女出门,总是把小孩放在背篓里,放些食物在内,再插上纸伞,背着走路。
    武陵、大娄山脉间的大小河溪众多,土家便用船只作运载工具。湘鄂渝黔交界山地盛产竹木,他们用竹筏、木筏顺水放排,将竹木大批运往外地。土家山寨有不少放排、筏的能手。酉水、清江、乌江的放排号子,则是自成一格。生产生活变化
    土家族的生产生活方式,随着社会的变革,特别是在新中国建立后,与以前相比,不仅变化大,而且速度快。
    1949年以前,“一脚踏三省”或“一脚踏四省”的土家地区,真称得上是“穷乡僻壤”。那时,军阀官僚横行,地方豪强胡作非为,土匪到处绑架,他们三位一体,、沆瀣一气,坑害土家人民,连过往商客,都不愿到这里贸易,社会生产停滞衰颓。随着新中国的建立,土家族聚居区的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尤其工农业生产的发展较快。
    新中国成立前,土家族地区没有工业,加工靠一些手工业和作坊,一个县城里至多有三两家半机械、半手工的织袜、织毛巾之类的厂子。永顺在湘西是个较大的县城,也只有一个用汽车引擎来发电的厂子。绝大部分城镇都没有电力机械;广大土家农村山寨的农民晚上行路靠“打火杆”,在家点松明,能点上“桐油灯”、“菜油灯”的就不错了。新中国成立后,现代化的工矿、能源工业在土家地区的城镇兴起。经过五十多年来的建设,电力、电子、农业机械、建筑材料、民族工艺等工业,如雨后春笋般地林立而起。其中的水电建设非常突出,长阳、建始县已加入全国一百个水电县之列。所以,四省市交界地区的工业产值,都是几倍甚至几十倍地增长起来。湘西州在1952年只有30多家手工工场和作坊,到1985年,就拥有现代化工矿企业949个,工业总产值达4.76亿元。恩施州在1952年只有44个小工业企业,到1985年,工业企业增加到994个,产值4.55亿元。其他7个自治县几乎各有200个左右的工矿企业。到2001年,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湘西州为42亿元,恩施州为34亿元,湖北的两个土家族自治县:长阳8.75亿元,五峰2.40亿元;重庆市属的四个自治县:石柱2.23亿元,秀山2.48亿元,酉阳0.86亿元,彭水1.51亿元;贵州铜仁地区的两个自治县:印江0.44亿元,沿河0.49亿元,各州县的工业均较改革开放前有长足进展。有的土家村寨,随着现代化工业的建立和发展,已成为新兴的小城市,而这种类型的城镇并不只一两个;它们像夜空里的群星正在闪烁发光。
    1949年前,在土家族居住的深山老林偏僻的地方,最多有一条石板铺的“老大路”,有的地方连这样的路也没有,运输主要靠人挑、背负和牛、骡、马驮运,能用大木滚独轮车的地方都不多。四省交界地区的川湘公路.通过川东南而进入湘西,在湘西境内的公路长178公里,行驶的汽车仅有一辆。鄂西仅有一条从巴东到石门坎的300多公里长的巴石公路,交通闭塞到“进也进不去,出也出不来”的地步。1949年后,土家族山区的交通面貌大大改观。从武汉到恩施过去至少要三天三夜,现在乘飞机,一个小时便可到达。大庸早已筑好机场,它已变成对国内外开放的旅游城市张家界市,它有通往中国各主要城市的航班。土家聚居区的公路网已经建成,省、州、县之间,已全部通车,有95%的乡镇都通了汽车。邮电网早已建成,并拥有无线电传真等现代化的通讯设备。交通可谓四通八达,改变了“与世隔绝”的状况。
    土家族聚居地区的农业,也有较大的变化。过去是广种薄收、靠天吃饭。现在,有不少的地方已实行精耕细作,科学种田。过去农业结构单一,只种粮食;现在因地制宜,搞多种经营,并正在改变产业结构。过去全靠人力、畜力操作;现已用电力机械,正向着农业现代化的方向发展,恩施州的鹤峰、利川等地已在试点推广“电脑农业”。
    1949年后,土家地区的农业总产值,逐年增加,现在与1949年前相比,每年的递增率,一般都在4%~5%左右,发展速度还是比较快的。到2001年,农业总产值:湖南湘西州为35.56亿元,恩施州为77.61亿元,长阳9.38亿元,五峰5.54亿元,石柱7.82亿元,秀山9.00亿元,酉阳10.08亿元,彭水10.29亿元,印江7.08亿元,沿河7.27亿元。
    新中国建立后,随着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发展,工农业生产大变样,土家族人民的生活水平也有了明显的提高,生活方式也变了样。作者于20世纪50年代去访问土家族老人的时候,他们诉说旧社会的生活情景:“吃的包谷糊,穿的棕片叶,盖的包谷壳,住的茅草棚。”这确实是当时他们生活的写照。龙山洗车河的草果乡有153户土家族,在新中国建立初期有123户缺粮;其中,有70多户没有穿过棉衣。来凤月亮乡有70%的土家农户吃不饱,穿不暖。
    新中国建立后,土家族聚居地区有80%以上的农户解决了温饱问题,绝大多数土家群众的生活得到改善,吃的主粮已不再是包谷,而是多吃稻米。过去龙山、永顺等地土家人在秋
冬农闲时,每天只吃两餐,现在已改为三餐。虽然土家人现在仍然喜欢吃辣椒,但在宅旁、园地中都种了蔬菜。靠城镇近的农户,还有多余的菜出卖,有的还到较远的中、小城市去贸易。家家每年的食肉量,不是几斤、十几斤,而是几十斤了,“家家杀年猪”;他们精制的腊肉、火腿,还到市场上去卖。
    “四根柱头”落地的茅屋几乎绝迹了。土家农户有40%~90%都盖了土木砖瓦结构的平房和楼房。过去,往往整个村寨都是吊脚楼子,现在,多数已是拔地而起的新式农村建筑。
    过去土家的日用品不仅数量少,而且品种也不多,现在有不少土家农户已开始使用高档和耐用商品。20世纪80年代,家用电器不仅到了土家地区的城镇,也到了农民家。湘西自治州,每百户就有3台电视机;恩施自治州鹤峰县,由于土家人的电视机多,还建立了卫星电视地面接收站,以充分发挥电视的作用。
    到2001年,由于农业的较快发展,多种经营和庭院经济的兴起,土家族农民的收人大大增加。农民人均纯收入:湘西州1293元,恩施州1467元,长阳1790元,五峰1464元,石柱1236元,秀山1354元,酉阳1358元,彭水1428元,印江1312元,沿河1162元,可见各土家族自治地方的农民人均纯收入较1978年前已成倍或乃至十倍地增长,不少的土家农户已脱贫致富,生活得以改善,生活向更美好方向继续发展,日新月异地奔向小康。

凤凰古城旅游接待中心
独立成团咨询专线:400-8830-999
散客拼团咨询专线:QQ:138231222
自助游线咨询专线:QQ:138074408
自驾车游咨询专线:QQ:138017968
商务会议咨询专线:QQ:138230222
报名流程
1——选择来张家界的交通方式
2——选择更好更合适您的旅游线路
3——联系我社进行详细咨询
4——按照您的要求进行行程确认
5——导游在出站口接站启程
凤凰旅游线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