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凤凰古城旅游网>>民俗民风

品读湘西(凤凰篇V)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www.i7fh.com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19日

夺翠楼
    在回龙阁边上,黄永玉凤凰所建的别墅,背依观景山、天马山,面对虹桥、沱江、武侯祠、奇峰寺、万寿宫、万名塔等诸多胜景,格外引人注目。夺翠楼有黄永玉所提的对联:五竿留宿墨,一篙下洞庭。黄永玉文画双绝,若逢他在家,可前往拜访,听他谈画坛掌柜。

沱江古街
    古街是一条宽3米,纵向随势成线,横向交错铺砌,饱灌灰路的古城主街道。自道门口往西,经十字街、中正街、西正街、回龙阁、营哨冲、陡山喇、接官亭、沈从文墓地直至天下第一泉,全场3000余米。此街形成于元明时期,现存的是清式格局。凤凰古城以这条街为中轴,连接无数小巷,沟通全城。近年来东正街段辟为“工艺品一条街”,许多具有浓郁乡土气息的民族民间工艺品店铺又挂牌开业,其间最著名的有熊承早蜡染店、张桂英银坊等。

娇媚的南方长城
    相对于北方长城的巍峨,南方长城要娇媚得多,一个当地的村民说:“北方长城和南方长城是姊妹篇,北方长城是大家闺秀,我们这边是小家碧玉。”这是一种外形的贴切比喻,但这种比喻中隐含的妩媚消解了历史的残酷,长城仿佛已经仅仅是一个景观,而不再背负着阻隔战火硝烟的使命。

南方长城
    南方长城,原是苗疆边墙,它的建立,在于当时的统治者不堪忍受“生苗”的滋扰,为了划分生苗与熟苗而筑起的一道屏障(康熙《麻阳县志·镇竿总说》载:已归王化者,谓之熟苗,与内地汉人大同小异;生苗则僻处山洞,据险为寨,语言不通,风俗迥异)。
    据史学家考证,明朝曾四次修筑边墙,最早建于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的35公里多的土墙不久即被废弃;万历四十二年,湖广参政蔡复一,“亲历边疆,度其险坦,力陈营哨罗布。苗路崎岖,难以遏其窥觑,请金四万有奇,筑沿边土墙,上自铜仁,下至保靖,迤山亘水,凡三百余里”。此段边墙因地形复杂,质量粗糙而招致朝廷不满,于是在第二年(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蔡复一奏请朝廷批复,并由保靖都司周覆督工,责成各营哨守兵,招谕民工,重新修筑完成了从湖南与贵州铜仁接界的亭子关起,到镇溪(吉首)千户所长达三百二十余里的边墙。明天启二年(1622年),辰沅兵备道副使又委镇竿游击邓祖禹续修边墙,自镇溪(吉首)接修,直到喜鹊营,加修了30公里,至此完成了总共长达190公里的南方边墙的修筑。
    凤凰发现的苗疆长城始建于明朝万历年间(1573年-1620年),全长190公里,北起湘西古丈县的喜鹊营,南到贵州铜仁境内的黄会营,其中大部分在凤凰县境内贯穿而过,大致经过新凤凰营、阿拉营、古双营、得胜营、镇溪营、振武营。较之于北方长城,南方长城要秀气和妩媚得多,且因大部分均是重建的,故而并无多少沧桑之感。但若在黄昏时分登临,长城内外炊烟袅袅,田园风光无限。2002年6月,考古工作着又在湘西凤凰县林峰乡的一座山峰上发现一段连亘500米的完整土长城,这杯认为是目前所发现的600多处南方长城中最为完整的一处。

南方长城的发现
    数百年前的战火硝烟已经遥远,南方边墙的防苗作用,也渐渐在时光流逝中被淡忘。边墙早已淹没在杂草菜地里,统治者曾经以为的牢不可破的石墙,风化倒塌者已不计其数,而那垒墙的石块,也被附近的村民,用来围菜地筑水田,甚至仅仅用作寂寞的乡村生活的娱乐。凤凰卫视采访拉毫村民时,当地的一位老人说:“我们小时候去放牛,都要放一些石头滚下坡来去玩,就是没事的时候,这里滚那里滚,滚掉了。”
    被岁月遗忘了的边墙,却碰触到了历史学家的敏感的神经,从而被重新发现、提起,并终于成为一道新的景观,矗立在世人的眼前。2000年4月,国家建设部、国家文物局派出的专家考察组在考察凤凰申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过程中,考察组中的长城研究专家罗哲文先生在从黄狮桥返回凤凰的途中经过廖家桥永兴坪,远远望见群山上孤然耸立的残废碉堡,在被告知那是边墙的时候,突然想起了自己研究五十余年的长城文化,于是经考证发现,这就是他一直在寻找的南方长城的遗迹。我们已经无法去体味当历史与历史学家的目光交汇时所产生的巨大震荡,但南方长城被发现的消息却已经野草一般地蔓延传播。2001年12月,凤凰县投入了400万元,在廖家桥永兴坪较为完整的一段边墙上,重修补修了一段1.7公里的新长城,有碉堡8座,东门城楼一座。
    由此,南方长城进入了现代人的视野。

长城内外好风光
    我们到达南方长城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天色阴霾,因在群山之上,故而寒风袭人。游客不多,只有几个人在我们前面,黑点一样攀爬。东门城楼一段,是原长城的遗址,倾斜而颜色灰暗,无数的蒿草和迁延的植物缠绕在它的身上,完全小姐了它作为军事防御工程的威严和狰狞。这一段有一个哨卡,分外孤独,站在其上,寒风扑面而来,历史的种种沧桑,在这一刻,方涌上心头。
    新筑的长城蜿蜒在几座山头上,爬至最高处,举目四望,漫山遍野里都是尚未完全成长的杉木和野草。城墙内外,翠绿苍茫,山脚下阡陌纵横,水田交错,一派田园风光。远处的人家,掩映在竹林中,白色的炊烟袅袅升起,鸡交鸣。
    沿长城而下,偶而能见一株桃花鲜艳地开在石缝中,落英一片。几个穿着红色花袄的孩子,挎着竹篮,在田埂上寻找野葱。而水田中,牧鸭归来的老人正吆喝着,将一群翅膀乱拍的鸭子,赶回巢中。这最寻常不过的田园景象,因为是在长城的边上,便变得意味深长。数百年前的烧杀抢掠的哭喊声已经渐渐远去,南方长城的矗立,不过是历史在户外的一个失去了杀伤力的陈设而已。

黄丝桥古城
    距离凤凰县城25公里。出湘黔川边界贸易重镇阿拉营,西行一公里,即名震遐迩的黄丝桥古城。这是国内至今保存最好的一座城堡,始建于唐垂拱三年(公元687年),经宋、元、明、清各代改造修葺,建国后省县政府又拨款修复,形成了一座雄伟壮观的石头城。古为屯兵之所,是历代统治者防止西部苗民生衅的前哨营地。

中国迄今保存最为完整的城堡——黄丝桥古城
    在凤凰阿拉镇,还有中国迄今保存得最完整的古城——黄丝桥古城。这座古城是唐渭阳县故治,追溯其历史,距今已有1300余年。这是一座孤城,如今的城内住满了村民,青石块的城墙包围着黄泥墙的民居有一种历史交错的意味,就像南长城,曾经的烟火之地如今却阡陌纵横。历史展示的是青石块的坚固,民居却是流动的生活图卷,我们在城墙上行走,能清楚地听到牛棚中黄牛哞哞的叫声,甚至能闻到牛棚中散发出的干草的气味。
    孤城之外便是田野,金黄的油菜地一望无际。抚摸着青石块缝隙中用糯米和猪血混合而成的粘合物,我们感到切切实实地触摸到了历史,但城墙内的居民,却似乎野心勃勃地,试图将历史纳入到他们的生活当中。
    城墙的入口上摆着很多的古玩器物,与我们同行得朋友说,这些都是本地人的“家传古物”,但今天被买走了,明天又回出现另一批,他们依然会对另一位买家说,这是他们的传家之宝。一千三百年究竟能够埋葬和遗留多少文物我们并不十分清楚,但总不至于丰富到可以让他们的后代每天一批、数十年如一日地一一卖掉吧?
    而同时,搭靠在城墙上的民居越来越多,一个正在盖新瓦房的老人,就倚在他的屋顶上,和在城墙上行走的我们轻松地聊天。他努力地让他的房顶,倚靠在城墙上,以保持和历史的牢不可破的关系。并因这种关系的保持,进而成为一种生活的保障,比如他只要搭一个棚子,就可以和城墙齐高,而那个棚子,只要稍加修饰,便可以成为一个少数民族纪念品的交易市场……一脚我们就踏进了历史的陷阱,这不是我们所期望的。怀古幽思的抒发,必定是远离人烟的苍茫,但历史和现实如此奇怪地胶合在一起,实在令人感伤。

隐在深山石头寨——一个被遗忘的世外桃源
    沿南方长城下来,继续前行不到一里路,有一个石头寨子,叫拉毫。这个封锁在深山中的寨子因为一个落洞女的故事而让我想望。于是在回到凤凰之后,我再次返回南方长城,穿过了几片开满紫云英的田野,去寻找这个隐在深山里的石头寨。
    与南方长城一里之遥,这里却像是一个被遗忘的世外桃源。通向村口的小小石桥上蹲卧着一条竖着耳朵的黄,等它终于舔着尾巴离去,我们才沿石级而上。村子里非常安静,真是连落叶掉到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到。村子里几乎全部是石头房子,连猪圈也是石头搭的,屋顶是薄薄的石片。刚进村口,便看到一个长辫子大眼睛的女孩子和她的弟弟趴在一块大石头上,在做作业。我们试图跟她说话,想拍一张她的照片,但她却始终低着头,不肯看我们一眼。
    村子里散落地开着桃花和李花,门有的虚掩有的干脆就敞开着,即便是关着门,门上也并没有锁,而只是用一根小木棍插着。随我们同来的朋友说,这是21世纪依然留存的尾翼的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村庄。这里的人家是不设防的,我们走进一家没关门的人家,跨过石门槛,右手边的牛棚里一头牛被惊醒,哞哞叫了两声,重又懒洋洋地躺回去。主人家并没有人,大门却敞着,一眼能望见堂屋上悬挂着的斗笠、雨具和堆放的柴草,一株桃花从牛棚上斜插出来,有种奇异的美。
    寨子不大,也许就十来户人家,上去的时候我们几乎碰不到人,只有三五个孩子,穿过门洞,远远地窥视着我们。当我们把镜头举起的时候,它们便向受惊的麻雀那样,转眼间消逝得无影无踪。偶尔有一两个走过的担水的老人和妇人,见到我们并不惊奇,只是远远地看我们一眼,然后又若无其事地继续自己的行程。我们一直攀爬到小寨的顶上,视野骤然开阔,一坪的李花开得如云彩一般,远处是残存的碉堡,在群山中,格外孤独。

图画一般的老妇人
    往回走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个戴着头帕的脑袋从一堵石墙边探出来,一株吐蕾的桃花开得异常鲜艳,那是一幅极美的图画,一个桃花下的老人,不知守望的是哪一处的人家。我们刚拍了一张,老人发觉了,转过头来,冲我们羞涩地笑。我们说再给她拍一张,他依然羞涩地笑,说别拍了,胶卷金贵得很,我们终于还是说服她拍了一张。她站在桃花下,努力地想绽开一个最好的笑容,却有些腼腆和不知所措。
    老人友好地邀请我们坐一会儿,我们没进屋,便倚在石墙上跟她聊天。她说起一里之外的南方长城脚下的村庄,说那村庄因为南方长城的开发已经变了模样,从前的时候那里也是石头房子,但转眼之间,已经楼房成群了。她的语气里充满惆怅,我们说石头房子不是很好吗?她笑笑说,没奈何才用石头建房,有钱了谁不想住砖瓦屋,石头房顶倘若是漏了雨,很难检修。而且不通风,一座房子,顶多也就是开一个门留一扇窗,房子里永远都是暗的,少见有光亮,多少艰难,外人是不知的。
    我们问她是不是家家都不锁门,她温和地笑,说:“我们这里,谁也不会要谁的东西。
”村子里仿佛只有妇人、老人和孩子,她说村子里的青壮年人都去打工了,要找钱,盖砖瓦房。她希望南方长城能够继续修缮,并且希望能够从他们的村子穿过,这样他们也能像曾经和他们一样贫穷的村子一样,渐渐地富裕起来。
    我们不知如何安慰这个老人,拉毫的孩子们轻声欢叫着从我们身边跑过,穿过石头巷子,去寻找他们的欢乐。我们期待着这样的静谧永远不要被破坏,但这天真无邪的欢笑着的孩子,愿意世代在石头房里居住吗?

石头寨
    距离南方长城1公里处有一寨名营盘寨,所有旅游地图基本上都不会有标识。一条石头路蜿蜒直上,两旁建筑几乎全部是石头,包括屋顶。寨子中家家日不闭户,从不上锁,若在春天去,则见满寨桃李花,妩媚异常。去要趁早,赶在石头屋被马赛克楼房替代之前。

凤凰古城旅游接待中心
独立成团咨询专线:400-8830-999
散客拼团咨询专线:QQ:138231222
自助游线咨询专线:QQ:138074408
自驾车游咨询专线:QQ:138017968
商务会议咨询专线:QQ:138230222
报名流程
1——选择来张家界的交通方式
2——选择更好更合适您的旅游线路
3——联系我社进行详细咨询
4——按照您的要求进行行程确认
5——导游在出站口接站启程
凤凰旅游线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