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凤凰古城旅游网>>民俗民风

品读湘西(芙蓉镇篇)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www.i7fh.com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19日

匆匆掠过的景致
    芙蓉镇是我错过的一个地方。那一天我在吉首瞎逛,听信了一个导游小姐的说服,她说如果我选择去芙蓉镇,就不能感受猛峒河漂流的装光,因为这时候是枯水期。她极力地游说我去吉首附近的一个苗寨——德夯,她说德夯有“小张家界”之称,山水如画,苗寨入云。
    那时候我正对一个月前刚去过的金鞭溪充满了怀念之情,虽然在那里我们狼狈奔跑躲避导游的情状依然历历在目,但当时间流逝,过滤掉种种不愉快之后,我被“小张家界”打动了。我选择了去德夯,而把芙蓉镇放在了我的行程之外。
    现在回想起来,德夯像是匆匆掠过的景致,我只记得自己前所未有地爬上了直耸入云的盘古峰,几乎累得瘫倒在地上。这里的景致并不集中,爬了盘古峰,只能沿原路返回,然后在一个岔路口上,踏上去寻找瀑布的旅程。石板路很滑,中途为了给对面的人让路,我跌倒在溪水里,所以一路上鞋子一直唧唧哑哑的响。惟一让我难忘的,是全国落差最高的流纱瀑,虽然是枯水期,但那宛若轻纱一样细柔的瀑布,依然飘飘摇摇地从山上飞泻二来,跌落到碧潭之中。我不能形容那在风中飘摇的轻纱模样,我只记得我躲在瀑布后面,听任细碎的水珠飞溅,滴落在我的发梢上,让我想起《笑傲江湖》里令狐冲与岳灵珊的“冲灵剑法”,想起江湖的儿女情长。

王村曾称“小南京”
    回到广州之后,五·一节谢晋带着姜文和徐松子重游芙蓉镇,我在满抽屉地翻检我的书籍和照片,突然间看见一张6年前和谢晋的合影。那是高仓健来中国,为他的新书《期待着您的夸奖》来新闻发布会,我不记得凭借什么进入了那森严的会堂,然后慕谢晋之名,忐忑地与他合影。那时候我像猫一样羞涩胆怯,这个中国影坛上举足轻重的人物,如此高大地站在我的身旁。看着照片我想,我为什么,错过了王村呢?
    那样一个令人迷恋的千年古镇。原来是秦汉时土王的王都,古称酉阳,五代十国时称溪州。位于酉水北面,是酉水的重要码头,通川黔、达鄂泸,舟楫之便,得天独厚。这就是湘西历史上不可不提的彭士愁与马希范缔约的地方。迄今“溪州铜柱”依然巍峨耸立,见证着土家人的辉煌。这偏居山水之间的小城一度异常繁华,清嘉庆、道光年间,王村有“小南京”之称,当时共有铺面300余家,饮食客栈100余户,往来客商2000余人。

《芙蓉镇》成就了王村
    但时光流逝,随着土司制度的瓦解,近现代史上湘西的重心开始转移,转移到沅陵和凤凰,王村似乎渐渐地被遗忘了。直到1986年,一个导演闯进了这个世外桃源,带着对一段历史的迷惑和伤感,派出了一部中国电影史上获奖最多的影片,并且把后来中国影坛上分量不轻的演员带到了这个小镇上。《芙蓉镇》成就了姜文和刘晓庆,也成就了王村,这个千年古镇放弃了自己原有的带有浓厚的土司王朝色彩的名字,改叫芙蓉镇。如今刘晓庆的米豆腐店,依然在那里开张。
    我听很多人说过这个地方,从酉水码头下船,沿一条五里长的石板路拾级而上,小镇的一切,便渐渐沿山势展现在你眼前。吊脚楼是土家式的,和凤凰一样,许多是已经混进了很多钢筋水泥的先导楼房。石板路很长很长,原来在家织给心上人的各种土家织锦就在路边,水灵灵的土家女孩就在织锦旁。
    我可以想象我走进王村,一如我走进凤凰和拉毫,我寻找着昔日的影子,它却展示着来日方长。我记得《芙蓉镇》里的刘晓庆带着朴实的鲜艳,不想后来她愈来愈高傲,总是高高地昂扬着她的头。我还记得《芙蓉镇》里的姜文,带着秦书田的幽默和憨厚,不像他后来出现的任何一个样子。而谢晋,谢晋的世代已经过去了,《芙蓉镇》成为电影史上的一个以往的片段,接下来是他寂寞的《女足九号》,是他毁誉掺半的《鸦片战争》。张艺谋都被年轻的导演们呼喊着退出历史舞台,还有谁会再热情地,把谢晋放大定格在如今的电影市场呢?
    王村改叫芙蓉镇已经把历史遗忘了一部分,我们如何又能让时间停下来,再回到我们的黑白年代,回到在酉水河上漂流着找寻生活的时光。

凤凰古城旅游接待中心
独立成团咨询专线:400-8830-999
散客拼团咨询专线:QQ:138231222
自助游线咨询专线:QQ:138074408
自驾车游咨询专线:QQ:138017968
商务会议咨询专线:QQ:138230222
报名流程
1——选择来张家界的交通方式
2——选择更好更合适您的旅游线路
3——联系我社进行详细咨询
4——按照您的要求进行行程确认
5——导游在出站口接站启程
凤凰旅游线路
分享到: